本文是一篇專業的醫學論文,主要對301例腦卒中后患者焦慮、抑郁評分的臨床相關研究的介紹,詳情請看下面的介紹。
 
  1 資料和方法
 
  1.1 一般資料
 
  收集該院神經內科收治的首次發作的腦卒中患者,納入標準:①入組患者均為首發卒中的患者,并且經過專科醫師診斷,符合1995年全國第四屆腦血管病學術會議制定的診斷標準,并經CT或MRI證實。②臨床隨訪資料完整。③初中以上文化程度。④患者及其家屬自愿參加,并簽署知情同意書。排除標準:①發病前有精神障礙病史。②腦卒中后意識不清、嚴重失語、認知障礙等;③患者病情危重,隨時有生命危險。④初中以下文化程度。本組共301例,其中男性200例,女性101例,年齡39~71歲,平均52.8歲。出血性腦卒中154例,缺血性腦卒中 147例。
 
  1.2 焦慮、抑郁的評定方法
 
  采用問卷調查的方法進行。問卷調查分為三部分:①一般資料:包括年齡、性別、婚姻狀況、經濟狀況、文煥程度等:②疾病信息包括病變部位、卒中類型、生命體征、既往病史、治療內容等:③量表部分:包括漢密爾頓焦慮及抑郁量表。漢密爾頓焦慮量表(HAMA)14項版本:7分以下沒有焦慮癥狀;>7分可能有焦慮;>14分肯定有焦慮;>21分肯定有明顯焦慮;>29分有嚴重焦慮。漢密斯頓抑郁量表(HAMD)21項版本:得分<7分無抑郁;得分>7分有輕微抑郁;得分>17分有輕度或中度抑郁;得分>24分有嚴重抑郁。調查員為經過專門培訓的醫護人員,調查時間為15~30 min,本次實驗共發放問卷301份,回收301份,回收率為100%。
 
  1.3 統計方法
 
  數據結果均經Excel表格整理,以(x±s)表示,應用SAS 6.12進行統計分析,數據進行線性相關性分析,兩組間比較應用t檢驗,多組間比較應用χ2分析,組間比較應用SNK法進行兩兩比較,以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入組患者焦慮、抑郁評分的分析
 
  301例患者經焦慮評分,分數范圍4~39分,平均(25.3±4.3)分。抑郁評分,分數范圍為5~29分,平均(20.3±4.2)分。
 
  2.2 八組患者焦慮及抑郁評分的比較
 
  2.3 焦慮及抑郁評分相關性分析
 
  經線性相關性分析,焦慮、抑郁評分具有正相關性(r=0.50, χ2=8.32,P=0.0112)。
 
  3 討論
 
  腦卒中嚴重危害人類健康的常見病、多發病,情緒障礙是腦卒中后常見的并發癥[1]。情緒障礙常以焦慮、抑郁多見。焦慮是一種內心的緊張與不安,預感將要發生的某些危險或不利的、不愉快的心境和體驗[2]。抑郁是以情感障礙為主要表現的精神癥狀,其核心為情緒低落、思維遲鈍和言語動作減少[3]。王海燕等研究指出急性腦卒中后焦慮抑郁共病發病率為13.6%[4],也有研究認為腦卒中后2周~2年,甚至卒中后7年患者都可以出現抑郁癥狀[5]。腦血管疾病發生后臨床上除腦卒中的各種軀體癥狀外,出現的以情緒低落、活動機能減退、思維遲滯為主要特征的一類情感障礙性疾病,屬于繼發性抑郁。精神病學歸屬為器質性心境障礙的疾病范疇。觀察表明,腦卒中后患者抑郁的發生率逐年提高,有研究認為其發生率約為40%患者可以出現[5]。腦卒中后抑郁癥輕者表現為悲傷、睡眠障礙、精神活動力減退、注意力不集中、思慮過多、興趣下降、失望、易激動等。重者還有緊張、早醒、體重減輕、食欲下降、思維緩慢、幻覺和幻想、絕望及自殺等。有的典型患者表現為周期性各種軀體不適,如頭疼、頭暈、胸悶、氣短、惡心、嘔吐、乏力等。腦卒中后發生的焦慮抑郁,除了能延遲神經功能缺損和認知功能缺損的恢復外,還增加了腦血管疾病的病死率,降低了生活質量,對患者的康復及生活質量有重要消極影響。張秀玲的研究就指出腦卒中后抑郁患者神經功能恢復程度顯著差于非抑郁患者[6]。漢密爾頓焦慮量表是由Hanmilton于1959編制,是最早關于焦慮診斷和程度劃分的標準,共14項,在國內外經信度與效度檢測,應用較為廣范。漢密爾頓抑郁量表共21項,是評價抑郁狀態時常用的量表。
 
  該實驗結果顯示入組患者焦慮抑郁評分較高,即腦卒中患者焦慮抑郁的發生率較高,其發生與患者的發病部位有關,即發生在顳葉、額葉、基底節的患者焦慮抑郁較重;實驗顯示焦慮抑郁與腦出血或腦缺血引起的癥狀有關,即腦出血患者焦慮抑郁的程度明顯重于腦缺血的患者,此結論提示臨床中要注意發病部位和病變的始發因素對患者情緒的影響,可對后期的康復治療及心理干預提供必要的理論幫助[7]。焦慮抑郁發病和腦部病變有直接關系,同時與腦卒中后神經功能缺失、軀體功能障礙有關[8]。并且焦慮抑郁的發生呈正相關,提示兩種情緒反應同時出現,也提示臨床干預中不要各自為營,分而治之,應將二者有機地結合起來,進而使干預效果更明顯。在腦卒中患者的治療中除了常規治療、康復治療外,還應注重患者的心理干預,使患者的焦慮、抑郁等負性情緒得到宣泄,以良好的情緒接受治療時患者的神經肌肉調節可達到最佳狀態[9],特別是在患者的主動訓練和日常生活自理能力訓練中效果明顯[10]。
 
  總之,腦卒中后患者存在著明顯的焦慮和抑郁,且與發病部位及卒中類型密切相關,二者具有相關性,臨床中應積極開展心理護理干預,以更好地消除患者的負性情緒。
 
  本文由360期刊網整理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